婺源旅游网logo婺源旅游网

婺源大鄣山之巅,脚踏擂鼓我为峰!

作者:婺源旅游网 发布时间:2019-10-31

脚踏擂鼓我为峰
 
文:秋思
 
那是个暖暖的冬日。刚吃过早饭,就接到南昌几个朋友打来的电话,邀我一同去登大鄣山的最高峰“擂鼓尖”。早就知道大鄣山的主峰是婺源的最高点,但却没有亲脚丈量过,也就欣然答应了朋友的邀请。
 
十一点半,当我到达大鄣山政府所在地时,却得知南昌的朋友们已搭便车上山了,留下口信让我搭下午的班车上去,他们在山上等我。下午两点多,终于等到上山的班车。
 
这车有些破旧,车上的乘客大多是山里人。一路摇晃着进了大山深处,开始一路还算是平缓。从卧龙谷景区开始却绕上了山,路很窄,弯多且急,有些地方前有来车是无法避让的。而这本地司机却漫不经心地开着,速度也不慢,我有点着急,说:“师傅,这种路你要开慢点,太危险了。”司机却说:“你放心,没事的,我心里有底。”我还是不放心,说:“你有底,我心里没数,你还是悠着点。”山里人是纯朴的,在我的坚持下,车速还是慢了下来。
 
车在山上绕来绕去,有时像是在森林中穿行,有时又像是在悬崖上勒马,窗外的景色也不停地变幻。车行至半山腰时,能一眼尽览对面如刀削斧劈的绝壁,十分壮观。
 
经过层层的盘旋,在头晕脑闷中,总算平安抵达鄣山顶村,刚下车,就见朋友们早已等在那了,大家见面非常高兴。他们说:“前期准备工作都做好了,请了向导,约定了明天登山的行程。”当晚,大家入住村委会招待所,吃过晚饭,四处转了转,觉得这村子还不算小,想不到在这高山之上还有这么块大大的平坦。村子四周松竹环绕,景色秀美,当地人的日子还是过的挺不错的。为了养精蓄锐,当晚大家都早早地休息了。
 
第二天早晨六点,天没亮,大家都起来了。按约定,先到向导家吃早饭,七点,在向导的带领下,我们沿着山沟出发了。

婺源擂鼓峰登山徒步向导 17687932030 余 ,电话同微信,可安排住宿吃饭,免费露营场地。
 
冬天的早晨,山风吹来很有些凉意,两侧山间的竹海发出阵阵涛声。开始时,路两旁都是些茶叶地,向导说:“他们就靠这些茶叶吃饭,看来这不起眼的茶树能给当地人带来不少的票子。”渐渐的,茶叶地少了,太阳也出来了。一会儿,进了林子,路也绕上了,越来越陡,好在冷风阵阵,大家也并不觉得热,只是感到腰有些酸。
 
攀登的过程是枯燥的,大家一个劲的紧跟向导走,嘴里喘着气,也懒得说话。走了一个多小时,差不多就到了半山腰,刚好是条稍平的岚培路,向导提议在此休息一下,正好大家也都累得够呛,纷纷停了下来,各自找块石头坐,有的索性就躺在地上了。
 
休息了十分钟,向导说再往上路就越来越难走了,用刀给每个人砍了根小棍子,整个队伍一时成了丐帮。不过,有了这小棍子的支撑,向上走起来,人确实感到要省力一些。又向上登了个把小时,就来到了一片开阔地。这片开阔地没有任何灌木,土质很好,明显是人为开垦过的。一问,向导说:“这是当地人种山的地方!”
 
这片开阔地无遮无挡,山下的景色一览无遗。大家在此停下来,欣赏美景,拍照留念。在这片地的上缘是一片灌木林,可能对这地不是很熟,向导在灌木林的边缘一时却找不到进去的路了。见向导面有难色,大家都说:“找不到路就算了,反正就直直的向山顶走,不会错。”于是,大家纷纷在灌木林中自寻路子,努力向上穿行。
 
费了很大的劲,大家好不容易钻出了灌木林。眼看就到山脊,却出现大片石林,全是好大块的石头混在一起,在这些大石块上长着很多石耳,只是由于是冬天,石头上没有水分,早已干枯了。向导说:“石耳是一种很好的中药,要是采回去是能卖些钱的。别看现在它们干了,可是明年开春,它又会活过来。”大家在石缝中穿行,渐渐地登上了山脊。
 
这条山脊十分的窄,宽不到一米。靠北的安徽一侧是深渊,下面那些树上是白皑皑的冰霜,而且此处风特别的大,特别的冷。在这个风口,有个朋友想在此大吼一声,一抒情怀,刚张嘴就被灌了个透心凉,硬是没喊出声。大家小心翼翼地依次通过,其中有个大个子怕得不行,但又没其他路可走,只得跪在地上爬过这段险路。
 
向前走不远,只见前面是一块斜斜的石壁坡,上面寸草不生,向下也不见底,登顶必须横穿。还好是冬天,干燥不滑,大家慢慢地平安通过。过了此坡,前面没有树了,全是一些不知名的枯草,向导说:“擂鼓峰顶就在前面了。”大家一听,顿时群情激扬,欢呼着向山顶冲去。
 
冲上山顶,一看时间,已是十一时了。脚踏实地,确如传说所言:这峰顶十分平坦,圆圆的,上面铺满草,真像是锣鼓的鼓面。古人将此峰命名为“擂鼓尖”,十分的恰切。站在鼓面上,四周晴空万里,远山如黛,目空一切。真可谓:“江湖入眼小,天地迫身连。”一种“脚踏擂鼓我为峰”的豪情油然而生。
 
怪不得,明人汪循感叹:“清风岭上豁双眸,擂鼓峰前数九州,蟠踞徽饶三百里,平分吴楚两源头。”
 
向导说:“每年都有不少驴友来登擂鼓峰,并在这山顶上宿营,好在第二天清晨观云海、看日出。”我想这高山之颠的云海与日出一定是非常震撼的,只是我们无缘享受。来到擂鼓峰的东侧,只见地上大片草地都被压得平平的,想必这就是驴友们的宿营地。
 
在擂鼓峰东边,大约百来米,就是振衣峰。这振衣峰尖尖的,全是岩石,石缝中长着一些很有特色、从未见过的灌木。从擂鼓峰望过去,似乎比擂鼓峰还要高些。穿过马鞍型的羊肠小道,大家来到振衣峰,这峰顶十分窄小,只有一个人好站,却是拍照留念的最佳之地,站在上面,是“山临绝顶我为峰”的最佳诠释,大家轮流在此摆pose留念。
 
在山顶玩了五十来分钟,大家就开始下山。向导说:“下山并不沿原路返回,而是走另一条路,更好走一些。”跟着向下走了几百米,就进入一片茂密的杜鹃林。哇,我从没见过这样集中连片的红杜鹃,虽是冬天,这满目的杜鹃林中竟然仍星星点点地散落着一些小红花。我想:这要是春天来,这里一定是一片红色的海洋!
 
不久,就下到一个坳口,向导说:“往北下就到安徽休宁,往南下就回村。”随着海拔的下降,又进了一片松树林,土路上落满了枯黄的松针,人踩在上面相当的滑,不小心就会滑倒,还好手中有木棍支撑。下山比上山快多了,下午两点就回到了山下的鄣山村。
 
在向导家吃过饭,大家喝着茶,这时有人提议:“时间还早,咱们徒步下山,今天赶到乡政府驻地去住,大家扛得住啵?”东风吹,战鼓擂,这个世界谁怕谁!谁愿意说:扛不住,大家异口同声表示赞同。向导说:“下山有两条路可走,一条是沿着公路下山,较远,但安全;一条是沿着村口电站管道下山,很近,但危险。建议你们从公路走安全些。”说走就走,告别向导,我们这支丐帮队伍又出发了。
 
走到村口,大家都想试试传言中的近路。过个小桥就来到了电站的蓄水池,在蓄水池的一侧,沿着压力管道果然有台阶往山下去。大家都说:“既然来了,那就走几步试试吧!”我们紧贴着山体,沿着台阶慢慢地往下走,向下看是万丈深渊,令人头晕目眩。才走十来步,跟在后面的大个子就扛不住,连说:“走不了啦!”我一回头,只见大个子坐在台阶上,靠在那里,起不来了,脸都白了。大家连忙回转身,连拉带拽,把大个子给弄了上来。上来后,大个子才说:“自己有恐高症,见高就晕!”既然这样,大家就决定立即沿公路下山。
 
其实沿公路走,也相当不错,一路景色宜人,走起来人也相当的放松。人手一根棍子,一路高歌、一路敲敲打打,就像是支找矿队。在下山的中途还是有一些小路可走,我们没有经过卧龙谷景区,而是直接经石板古道下到外面的村口。当大伙到达乡政府驻地,天早黑了。
 
这段攀登擂鼓峰的经历,刺激而又有趣!后来,这段美好的记忆一直成了朋友间的趣谈。



欢迎添加@婺源小余微信,免费咨询婺源旅游事宜


婺源旅游路线定制、包车、餐饮住宿、美食攻略,请咨询微信客服 : 176879320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