婺源旅游网logo婺源旅游网

千年古镇,婺源清华镇老街往事

作者:吕富来 发布时间:2019-10-18

我所认知的清华,有两个:一个在北京,一个在婺源;一个是百年名校,一个是千年名镇;一个高山仰止,一个静水流深;一个只能远望,一个足可近观。
 
清华不简单、不平凡:既喻清高显贵之人,亦指清丽华美之文,更言清秀美丽之景……全是心旷神怡之境。《南史·到撝传》:“晏先为国常侍,转员外散骑郎,此二职清华所不为。”《北史·魏长贤传》:“博涉经史,词藻清华。”晋·谢混《游西池》诗:“景昃鸣禽集,水木湛清华。”……关于清华的解释,史料记载颇丰。
 
能够亲密接触清华,实乃人生大幸。
 
婺源的清华,是最初的立县之地。唐开元二十八年(公元740年)正月初八日,朝廷建立婺源县,设治于清华镇。直到唐天复元年(公元901年),县治迁至弦高镇(蚺城)。清华镇曾为邑城160余年,有着百年邑城的气场与派头。当北方的清华在庆祝建校百年之时,南方的清华早已走过了1271个寒来暑往。除去1200年,北方的清华也不过是南方的清华的父辈而已;加上1200年,他们早已谁也不认识谁了……
 
清华古县图
 
翻阅《清华古县图》,但见“茱岭屯云、藻潭浸月、花坞春游、寨山耸翠、东园曙色、南市人烟、双河晚钓、如意晨钟”八大景观赏心悦目、浸润人心。如果说,《婺源县治城垣旧图》诠释的是“天人合一”之境。那么,《清华古县图》透露的,则是“道法自然”之意。您看,山环水绕、水清鱼欢、集市贸易、泛舟出行、廊桥稳固、宝塔高耸……无不是千年名镇版的《清明上河图》。
 
 
作为一个百年邑城,清华确实有着长者的风范,他人只能拜其门下。小时候,我最兴奋的是被家长领着去“上街”,那是去买过年的衣服,平时鲜有“上街”的机会。二十多年前,“上街”可是大事。天未亮,一家大小就起床了,不顾严寒,打着手电徒步十里去双河口等沱川班车。一阵焦虑之后,坐在拥挤的班车上,兴奋的心情便随着颠簸的车身和滚起的尘土而久久难以平息。到了清华,街上摩肩接踵的热闹和讨价还价的频繁,至今记忆犹新。
 
您看,同是乡镇,而沱川、浙源、大鄣山等,只能围绕清华转,以清华为中心。这个百年邑城的气场,震撼了千年,还在继续震撼着。曾让清华人颇为自豪的俗语,有“不管东走西走,离不开清华思口”。的确,相对于兄弟乡镇,清华路更宽、水更深、桥更稳、树更老……清华老街、双河老街古巷深深;千年苦槠、岳飞方塘古意悠远;彩虹桥、小西湖古韵绵长……这样的清华,自然少不了引力;这样的气场,自然能叫人折服。
 
千年苦槠(洪元培摄)
 
清华,果然是清华。她那垦殖场、水泥厂、酱油坊、纸伞厂、菜市场等,曾将周边优质劳动力吸聚而来。如今,就连她舞板龙灯,也能将周边百姓吸引而来。在清华板龙灯面前,其他地方的草龙灯、香灯等,似乎是“蛇”而非“龙”。在很多方面,清华都有着大手笔。
 
清华有两条街:一条是水泥新街经济带,一条是石板老街文化路。前者,小时候很向往;后者,长大后很神往。这两条街并行齐驱,古今遥看,驻足相望,构成了清华的“一带一路”。他们,一条走过十年蜕变而活力迸发,一条历经千年风雨而神采依旧。
 
如今,走进令我神往的石板老街,但见“四坊、九井、十三巷”风采依旧。老街的保存完好,离不开新街的“分忧”。清华的“一带一路”,诠释着相辅相成、相得益彰的道理,透露着与道俱往、着手成春的哲理。
 
洪村旗墩(洪元培摄)
 
清华老街是有人格魅力的。这种魅力源自岳飞方塘和岳飞诗作(见《清华东园胡氏勋贤总谱》),正是“大道之行也,天下为公”。在岳飞方塘处,有今人书法题写的岳飞诗作“提戈阃事寄南征,一宿殷勤见主情。凤阁龙楼依日月,金书玉卷灿星辰。笑谈樽俎如吾兴,带励山河待尔盟。此去长安天路近,冥鸿早夕寄秋声。”这首七言律诗,可谓是清华老街的“代言词”,意味隽永、意境深远。
 
 
清华人懂持家。在这条号称“五里长街”的石板老街上,两侧一度店铺林立,间或建有宗祠、庙宇和府邸。如今,仍可窥其旧貌。店堂大多为两开间,一间设曲尺形柜台,一间开放,都是铺板门面。开放的一间一般都设有太师壁,上挂中堂画和对联,下置八仙桌和扶手椅,并有茶水供顾客取饮。卖货的那间,柜台的两端都有匾,叫“万年牌”,一般黑底金字,书写着与店铺经营有关的熟语,如药店写“橘井流芳”,酱园写“梅葛遗制”,笔墨店写“千载存真”等。店堂后进是住家,二者之间有个极窄的天井。因为房子狭小,二楼大多住人,楼向外挑出几十公分,用雕卷草纹的“牛腿”承托……老街的这种店堂,用现在的话说,就叫“工作家庭两不误”。清华人懂持家,如此可见一斑。
 
清华人善治水。清华位于浙源水与古坦水交汇处,水宽100多米,曾经“吴楚舟楫俱集于此”。清华的治水之道,显现于彩虹桥。“两水夹明镜,双桥落彩虹”,您看,这座始建于宋代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最美廊桥,位于清华村西的河流向北环弯处,呈东西走向,长140米、宽3.1米,有四个青石迭砌而成的桥墩,迎水一端作燕嘴分水。燕嘴礼让,让出了汛期水流不咆哮、水位不猛涨。而桥洞跨度大小不一,廊屋各自独立等,正是东方建筑美学的彩虹之境。无怪乎,彩虹桥能跻身邮票图案之列。明嘉靖年间,邑人徽派篆刻创始人何震邀江苏吴派篆刻家文彭同游彩虹桥。文彭见此碧波潋滟、虹桥如卧、诗情画意,遂题“小西湖”三字,并请人刻在彩虹桥上游南侧的石矶上。石矶无言,却唱出了最美赞歌。
 
在我看来,彩虹桥的四个桥墩,燕嘴似矛、墩尾似盾,这一矛一盾、一头一尾,可谓不相矛盾、首尾呼应,也是清华人治水智慧的最美结晶。
 
清华人的治水智慧,甚至倾注到了产业发展上。这里传统的“一叶两酒”(鄣公山茶叶、清华婺酒、婺源人家酒)产业,均是“水货”。作为中华老字号的清华婺酒,其“岁月不停步、难忘清华婺”“读书读清华大学、喝酒喝清华大曲”的气派广告,一度是家喻户晓、妇孺皆知的“口头禅”。
 
清华人会慎独。不用说,清华始迁者胡学制订的《清华胡氏条规十则》深入人心;不用说,随处可见自治石碑,经清水泼洒就像着了墨水一样字迹明晰;也不用说,一则则乡贤家训成为治家格言……单就洪村而言,就能看出清华人的“慎独密码”。
 
长寿古里洪村(洪元培摄)
 
清华洪村,虽然名气不如彩虹桥,却是清代嘉庆皇帝御书“长寿古里”的兴宗之地。洪村的村门,是一座三楼式砖砌的牌楼,拱门洞,两侧为八字墙。拱门上,“长寿古里”四字石匾赫然在目。洪村百姓为何长寿?源于知自律、会慎独,知书达理、德才兼备。您看,这八字墙上,分别嵌着嘉庆十五年刻立的“奉宪养生”“奉宪永禁赌博”两块禁碑,让人一进村门就受熏陶教育。村中的光裕堂内,还有“加禁养生”“加禁山林”碑;祠堂前院还有“公议茶规”碑和“恩科甲辰”“奉政大夫”“朝议大夫”“奉直大夫”等六对旗杆石;一幢幢古民居里,还有“教子图”“鲤鱼跳龙门”等砖雕……这些禁碑、旗杆石和砖雕,既是修身养性的法则,也是崇文重教的口诀。无怪乎,心灵的修养加上文化的浸润,让“长寿古里”引起了皇帝的关注,赢得了历史的敬重。
 
 
千年名镇,无上荣光;百年邑城,余韵流长。
 
文明的清华镇、骄傲的清华人,既然能创造“拜水小西湖、问道彩虹桥”的辉煌成就,自然也能引领各行各业,锻造出清华的工匠精神。
 
由于清华附近出高岭土,这里陶瓷生产历史悠久。据《浮梁志》载:“婺源坯土九十斤,值银八钱,淘净土七十二斤。”该瓷土除了供应景德镇(浮梁)外,聚落东园一带从唐代以来就遍布瓷窑,生产青瓷、影青瓷、青花瓷等日用品瓷,产品上越五岭、下渡七十二滩,大量外销皖浙赣地区。“没有金刚钻,别揽瓷器活”,清华的瓷窑业曾对景德镇有过影响,这里昔有一座“齐总管庙”,祭祀宋代在浮梁烧造贡瓷的陶丞齐宗頀。明代宜兴紫砂名匠陈仲美,亦为婺源人,他也曾在浮梁烧过瓷器。齐、陈二人,均出身于清华瓷窑。
 
龙腾古祠(张银泉摄)
 
历史上,清华人读书有成、居官有功,“甲第蝉联,簪缨奕叶”。我想,这也与清华民宅“堂名”的循循善诱、润物无声有关。位于清华花园的九思堂,始建于清光绪壬寅年(公元1902)。“九思”出自《论语·季氏篇第十六》“视思明、听思聪、色思温、貌思恭、言思忠、事思敬、疑思问、忿思难、见得思义”之文。在注重国学教育的今天,九思堂被客商发现,通过创新性转化一跃成为古宅民宿,引爆了婺源旅游新看点,带动了打造中国乡村民宿的“婺源样板”。
 
…… ……
 
 
八年前,我在清华工作,曾有感填词《蓦山溪·清华》:   
 
彩虹桥(婺里君摄)
 
清溪萦绕,华照增辉古。苦槠屹千年,历风雨、开元县府。彩虹当舞,映落小西湖。凭谁诉,凌乱步,杯酒清华婺。
 
风俗禁赌,长寿洪村住。五里古喧街,看车马、风光如故。宜居宜业,每自畅心舒,千百度,思朝暮,奔走乡关处。
 
清华镇,她以“清溪萦绕、华照增辉”而得名。我想,在新的历史发展进程中,千年清华要善于运用因时而动、顺势而为的“治水之道”,还要放下年龄、放下身子,学习百年清华的“厚德载物、自强不息”。这是千年名镇必要走好的康庄大道。
 
——我们希冀,千年清华、百年邑城能够风光依旧、风采依然。



欢迎添加@婺源小余微信,免费咨询婺源旅游事宜


婺源旅游路线定制、包车、餐饮住宿、美食攻略,请咨询微信客服 : 17687932030